新闻资讯NEWS

美国减税对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影响几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美国减税对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影响几多
发布时间:2017.12.22 新闻来源:中国纺织报 浏览次数:1454
    近1个月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减税方案全部获得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双方在税改方案主体上已基本达成共识,这是自1981年美国前总统里根之后最大规模的一次减税。

  根据最新通过的税改法案,美国企业税率将从35%下调为20%,个人所得税也会有不同档级的下调。而且,美国跨国企业海外利润一旦汇回美国,将大幅调低其税率。

  名义上看,税负的减少,意味着个人可支配收入增加和企业生产经营成本下降,这无疑会释放市场需求,同时增加企业利润,促进企业再投资。

  不过有专家认为,虽然税率降低了,但它同时对税基进行了相应调整,实际税负等于税率乘以税基,因此只看名义税率,不看税基的变化,很难真正判断税负下降了多少。

  综上所述,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到底会从美国减税政策中受到哪些影响呢?

  从供应链入手实现错位竞争

  从短期效益看,在美国企业所得税调降后,对于已在美国设立子公司并有一定业务规模的我国纺企来说,将是利好。

  有专家表示,虽然特朗普核心诉求在于美国的“再工业化”,但是从大格局上来说,美国纺织服装业优势仍在于创意研发和市场营销,以及高端产品制造方面,劣势是缺乏完整的产业供应链和劳动力成本优势,在中低端产品加工方面仍依赖他国。美国搞制造业,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横向供应链采购与中国企业合作。

  相对于美国本土企业来说,我国纺织服装产业链健全,加工制造型企业有望切入美国“再工业化”进程,从错位竞争中谋求商机。同时,也可以积极与美国高端制造企业合作并从中取经,帮助我国出口加工型企业实现转型升级。

  对个人所得税调降后,美国纺织服装市场活跃度将抬高,并进一步刺激中国纺织服装产品出口规模放大,自然会间接提升我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订单数量增长。

  以1981年里根减税政策为例,减税优化了供给结构,带来强劲的进口需求。比如,美国年均贸易逆差由卡特时期的250亿美元急剧上升至里根时期的1000亿美元;而作为美国主要的贸易伙伴国,日本的年均贸易顺差则从20亿美元大幅上升至440亿美元。当前,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纺织品服装进口国,像当年的日本一样,将从中受益最大。

  美国是个消费大国,而且是提前消费大国,在这个最大的消费型国家,消费者在消费支出方面毫不惜力,此次特朗普的税改计划会让美国人把手里的钱更多地用于消费,尤其用于服装服饰和家居等生活类产品的消费,进而拉动供应链上游的面辅料等环节扩大生产。

  不过应该看到,一个经济体的增长逻辑以及产业结构的影响因素纷繁复杂,资源禀赋、区位优势、技术条件、人口结构等要素对产业经济发展起到主要作用,而税率调整只是影响因素之一。

  由于中美两国在资源禀赋、区位条件、技术水平和人口结构等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单一的税率调整政策在短期内到底能产生多大作用仍应客观看待。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显示,近20年来,美国纺织服装等行业的产出增长率均值为负。全球贸易一体化背景下,美国已定位为服务顺差、商品逆差经济体。从美国的贸易竞争优势指数(TC指数)、研发投入方向以及各行业对经济的贡献率等3个指标来看,美国缺少的是劳动生产率的进一步提升。单纯依靠税改,从长期来看对产业经济影响未必会显著。

  理性看待税改长期仍须观察

  据海关总署统计,今年10月,我国对美纺织品服装出口继续保持增长,增幅2.9%。其中纺织品和服装分别增长9.2%和0.6%。前10个月对美累计出口378.9亿美元,微增0.4%,其中针梭织服装出口量增长2.5%。

  从出口国别看,我国出口美国的纺织品服装金额约占我国出口纺织品服装总金额的16.6%。另据美国海关统计,前9个月,美国自全球进口纺织品服装881.1亿美元,其中中国占36.2%的市场份额。

  通过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虽然东南亚等地区近年来纺织业出口增长迅速,但仍难以撼动我国纺织品服装在美的主要市场地位。从近期增势明显的出口现象观察,我对美纺织品服装出口贸易前景可期。而且,美国减税政策实行后,美国进口商的现金流将更充足,采购量必然相应增加,作为供应商的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受惠良多。

  美国目前是发达国家中少有的坚持征收全球税的国家,此前美国跨国企业在海外的收入在缴纳当地税收后,依旧需要以35%的税率缴纳美国企业所得税。企业海外利润税率大幅调低将大大吸引美国跨国企业将利润汇回美国。与此同时,企业税率降低推动企业成本下行,促使投资也相应回流。

  由此有人预计,对于我国来说,将可能出现短期流动资金紧张,使外汇储备减少,汇率下跌,人民币贬值。有测算显示,人民币每贬值1%,纺织服装业销售利润率就上升2%至6%。

  虽然短期人民币贬值将有利外贸出口,纺织服装、玩具鞋帽等产品是受益者,但从长远来看,仍要防控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其他风险。

  例如纺织服装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过程中,东南亚等出口国家货币,相对于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幅度会更大。这对我国与东南亚各国在对美出口方面的竞争压力来说更大。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减税后会有可能吸引更多国家前去投资,特别是美国跨国企业资金回流美国,造成我国资本外流增大。对此,有专家认为,要理性看待这个问题。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在财税政策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吸引外资。

  比如,今年8月我国发布的《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中相关税收政策就极其具有精准性、针对性。按照《通知》规定,如果分配利润留在中国境内继续投资,符合一定条件,可暂不征收预提所得税,意味着10%的预提所得税现在可以暂不用交了。

  这位专家补充说,再看美国企业所得税,名义上税率下降了15%,但根据美国预算办公室的预测分析,实际的税负可能也就降低了两个点,跟表面上看到的大幅度降税,所理解的是不一样的。美国的税改有美国的实际情况,它会从它的名义税率的降低、税基的整合以及优惠政策的取消,做有增有减这么一个减税的技巧来推进它的税改。

  另外,近期特朗普政府拒绝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两国贸易争端的可能性在增强,因此其利好作用也存在不确定性。

  有专家认为,美国减税对我国出口型企业短期有利,中长期效益仍待观察。而且税改通过后,税改问题在贸易方面主要针对美国自身,从外溢效果来讲对中国影响有限。

  与此同时,税改法案也会大幅增加2025年的美国联邦预算赤字,更高的预算赤字将推高利率,从而打压投资。